无双其人

私奔吧。


瞎画的,第一次画板绘临了一张费雯丽的经典照片
可远观而不可近看
以及我那擦不干净的线稿
我对不起女神

【R18借梗】WHO ARE YOU REALLY

擦边球w也许并没有后续

我编的

有原创也说不定 站街设定注意

     蝎区是C城有名的红灯区。现在是纽约时间十一点三十分,然而对有些人来说,夜才刚刚开始。

      Aubry向来头疼那些推杯换盏暗流涌动的应酬,趁着DJ换曲找了个借口一走了之。来来往往的男人女人不时瞟过这个在他们眼中猎场极品一样的男人:哑光的九分西裤刚好遮过脚踝,衬着同色上衣的不是领结而是领带,一束到顶。银边眼镜带来的效果就更不止“禁欲”这么简单了,更别说他还有着一张极英俊的脸。而此时此刻,这个脸上写着“我就是金主”的男人冷笑着推开来到他面前贴身热舞的胆大女人,余光扫视到西北角的暗门处正有一对浪荡鸳鸯在做什么见不得光的勾当。心里默默骂上一句“shit",一皱眉转身向洗手间方向走去。

      不巧,金主先生连洗手间的大门都打不开,更别提躲避那些不必要的麻烦了。随手扯了扯领口,他还算有耐心的敲了敲门,以维持多年以来的好修养。他当然不是真的要去洗手间,只是不想再招惹什么麻烦而已。今晚的变故已经够多了。他正这样想着,忽然听见门的那边传来几声呻吟,让人一听就明白里面战况火热。Aubry无趣地耸了耸肩,正准备离开,门就被打开了。棕色头发的美国女人衣衫不整,含嗔带怒的瞪了一眼一脸无辜的Aubry,咬咬牙走了出去。

      ”Hey,"Aubry转头,发现门边不知何时靠上了一个男人,那是一个漂亮的东方男人,微长的黑发柔顺地垂在耳边,白色衬衫的扣子解下至胸口,若隐若现的是他白皙的胸膛。更要命的是,他并没有拉上下身的拉链,就这么好整以暇的靠在门边,勾着一抹餍足的笑,直勾勾地盯住面前高大的男人。该死的,这个男人太他妈色气了。Aubry危险地眯了眯眼睛。眼前的东方美人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嘴角笑意愈发明显,用他略带些沙哑的嗓音说:“如果是你的话……”话音未落Aubry就被扯进了进去。他看着眼前的人欺身上来抚上他的腿,藏在银边眼镜下的眼神晦涩不明。“我叫陆燃,你呢?”男人叹息着耳语般地说。“你不需要知道。”Aubry饶有兴致地看着在自己身上四处点火还不知好歹的小猫,抽空漫不经心地答应着。陆然不满地推开了些,眼里渐渐蒙上一层雾气,双手一撑跳坐在洗手台上,自上而下地看着那个仍旧冷静自持的男人,撒娇般地嘟囔着:“可我不想再床上叫错你的名字。”

      这句话换来的是一场舌吻。唇齿激烈地磕碰在一起,不出意料地泛起了血腥味,混着啧啧水声,将不知是谁的呻吟尽数吞进喉咙深处。口腔中陆燃的舌避无可避,干脆主动缠上了男人的舌,直到口中再没有氧气可以渡给对方,才喘息着结束这撕咬似的深吻。“Aubry.”男人这回倒也干脆。陆燃狠狠喘息着平复缺氧带来的一阵虚弱,唇边还延续着几缕银丝,缓缓地笑了。几秒钟之后,洗手间又是一阵暧昧的水声,不同的是,这回Aubry的手探入了陆燃的衣服下摆,两人的下身早已火热不堪,陆燃欲迎还拒地将埋头在自己胸前咬噬的男人推开了些,正对上男人一片晦暗带有情欲的眼神,因为镜片反光的缘故显得有些不真实。伸手摘下那人的眼镜,陆燃听见自己轻笑着对他说:“看得那么清楚干什么?”说罢低头咬上了男人的喉结,满意地看到一直冷静的男人眼底终于裂开一丝缝隙,火热胶着着情欲弥漫开来,Aubry沙哑的声音透出一丝危险:“干你。”陆燃愣了愣,抬手抚上男人的肩,无意识地轻笑着,眼角一抹绯红让他看上去像个高潮余韵的雏儿。吻上男人的唇角之前还不忘说一句:“不管怎么说,今儿晚上,是爷嫖你。”


【短篇】镜花水月

   

#人格分裂#慎入#

#独白#

    

         脑洞来源:

        “二爷,你看我姿势对吗?”

        “对,走一场看看。”

        “我不要,二爷还没给我起名字呢。你答应我爹的。”

        “你这小子,说什么你倒都记得住。好,我给你起一个。你老子叫谢连环,你叫解雨臣。不如,解语花吧?”

        “那是什么意思?”

        “解语花枝娇朵朵。”

        “不懂哎,我不要,换一个嘛。”

                

                                                                                 ——九门回忆

 

         我名解语花。我是世称无情的戏子,蛊惑众生的戏子。

         我演绎多愁善感的崔莺莺,至情至性的李香君,凄冷幽怨的杜丽娘。却唯独饰演不了我自己。

         我生在戏里。我活在戏里。但那毕竟是戏。

         求不得,舍不得。求之不得,舍之得何?是啊,我舍不得。我舍不得吴邪,舍不得秀秀,舍不得解家传承的家业,甚至舍不得院子里那株还未开的西府海棠。我还没有吟遍世间戏文,还没有尝遍世间情苦。我还未来得及……追寻到终极。

         如果可以,我愿意兀自背负一生。

         已经不记得有多久不再唱戏了。半梦半醒之间,我似乎又做回了那个了无牵挂的戏子。

         我名解语花。

 

 

 

         我名解雨臣。八岁时,我才成了解雨臣,解家当家。那也是我第一次登台唱戏。

         唱的苏三。

         行头一并都是二爷送的,妆也是二爷亲手给上的。那一次,座无虚席。

         在那些歌舞升平,纸醉金迷的日子里,我看的比任何人都通透。有时候我会羡慕吴邪,他不会明白我过的是怎样的日子,而我曾经那么用力地想要保护过什么,抓住过什么。再也回不来。谁都不明白。

         我从未走过那场霸王别姬的戏,也就从未扮过那位名为虞姬的妃。我害怕有朝一日自己也会举起那把自刎的剑,毅然决然地抵上咽喉。在我看来,愚蠢至极。

         我多想就此沉沦在那惊鸿一瞥,梨园一梦里,再不醒来。可惜。

         我名解雨臣。

 

 

                                   行将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

                                未曾开言我心内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哪一位去往南京转,与我那三郎把信传。

                                言说苏三把命断,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

 

                                                                                                     p.s.我这虚无缥缈的文风